綠藍菌(藍綠菌)

這裡是無腦生物#

喜歡任何東西#

討厭小強#(好矛盾

這樣#

完畢####

你是天上的繁星,而我是地上的小草(中)

ooc傾向

小學生文筆

崩壞之處請原諒(´;ω;`)

有自創設定 明星x攝影師

————————————————————————
〈咖啡廳〉

「邦邦,拜託你一件事可以嗎?」一名女子合掌拜託著眼前的人「這位小姐你又闖禍了?」胡致邦無奈的看了對方,他就知道眼前這位只有在緊急時刻才會找上自己的多年好友,這次絕對惹上麻煩了 「什麼叫作又啊,本小姐才沒有呢!好啦,說正經的幫我一下,是很簡單的事情,就是那種明星特輯的照片,拜託幫我拍一下,我忘記那天剛好有拍攝,結果重疊了....世界第一的胡致邦大師救救我,拜託了!」嘆口氣,拿出手機「牛蘭婷,你可不可以別那麼健忘。哪天、哪裡、有幾個人?」「2月14號、地點哪裡來著、等我回家在給你,四個人左右吧,感謝世界第一的胡致邦大師!以後有什麼要求我都會答應的!」「大師什麼的我承擔不起,對了你...」開始各種閒話家常一番。

2月14日 晴 下午1點

陽光明媚的天空,路上有許多對情侶,歐,對他忘記今天是情人節,他現在有一點後悔了,回頭他要叫他請客,以傷害自己幼小心靈的藉口來討頓飯好了。 依循著手機上顯示的地址找著今天要拍攝的地點「是這裡嗎?」抬頭望了一眼眼前的高樓建築,進了建築物,按下往十樓的按鈕,等待電梯到十樓的同時手機震動了一下,拿起來看了一下是牛蘭婷傳來的簡訊「邦邦,忘了告訴你,你今年要給這四個人拍照。」下一秒就傳了圖片來「靠,不是吧?!」看著照片裡的四人,這不是當年的坤音四子,這下子完蛋了他不想去,想起自己交代岳岳要給木子洋的信就覺得羞恥。

好了,胡致邦,別想那麼多那四人根本不會記得自己,都是十年前的事了,按門鈴臉上面依舊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但內心卻十分緊張,內心不停的祈禱著那四人不記得自己。 「誰呢?」門被打開出來應門的是一名有著黑長髮的女性「請問有什麼...事?」發出有些疑惑的聲音,理了理思緒後回答對方「我是來拍攝明星特輯雜誌的。」「啊、啊、那個採訪的,請進、抱歉他們四個還沒準備好,稍等一會,先帶你去攝影棚。」把人領進屋內「好的,謝謝。不好意思,那個請問該怎麼稱呼你?」他口都還沒開口就被帶進屋子裡「叫我小梅就可以了,我是他們的經紀人,不好意思,稍等片刻。」說完話後就走掉了,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手中的手機, 他有些緊張這是他十年後再見到木子洋,希望他還記得自己但又希望對方可以把自己當作陌生人。

〈準備室內〉

「你們幾個快一點,拍照的人已經來了,靈超、不要再顧著吃糖了,再吃就沒收。」一手拿走靈超手上的糖果「快點、不要讓人家等太久!」「姐姐不要激動啦,洋哥去上廁所等他出來就可以拍照了。」靈超眨眨眼睛看向經紀人姐姐,悄悄拿回被放到一旁桌子上的糖果「等木子洋出來就快點到攝影棚裡,不要讓我們等、太、久。」強調最後的三個字便離開了準備室。

在等待的期間拿出了相機,擺在了一旁,打開手機銀幕開始查四人的照片,他需要知道四人什麼角度最好看,要是拍醜了可是有損個人名譽的,話說好聽點是為了參考,說白了只是想看看木子洋罷了。「不好意思,他們在等等就來了。」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便繼續滑手機找一些靈感。叩、叩、叩,聽到聲音便把手機放下,內心十分緊張,他既期待又害怕。「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一開門四人就整齊的鞠躬道歉,看著眼前的四人並沒有變太多「呃、沒事的。」他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不、不,是...」抬頭的四人盯著邦邦,眼神透露出一種疑惑,眼前的這個人似乎在哪裡見過?這個想法是出了木子洋以外的三人這麼想的。

他十年來不停尋找的人出現在他面前了,自從那天後他再也沒見過他,他唯一能確認對方生活的方法只有微博上不定時的更新,還有那些在網站上他拍的照片,清一色都是人物。他當然想過去找他,但對方看到自己會好好跟自己講話嗎?十年前不會的事十年後不會改變多少的。

「沒事的,請到那邊拍照吧。」指引他們去攝影棚裡,表面看似平靜但手早就冒出冷汗了,讓他不停的往衣服上擦掉他的手汗,深吸一口氣後便投入在拍攝裡,邦邦卻不知道有雙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就像是要把他吃下肚般。看查相機裡那些剛剛拍的照片,大部分都不錯「剩下一些單獨的個人照,大概要拍幾張呢?」「五六張就行了。」站在一旁的經紀人開了口,她都看見了不管是木子洋那充滿愛(?)的眼神還是眼前這位攝影師那細微表現出來的害怕感。看來眼前這位就是木子洋找了十年之久的人,本以為是個可愛的女孩子的但現在才發現原來是個男孩子,雖說不是女性稍微有點驚訝但還是接受的了,跟靈超親密成那樣,咳嗯、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趕緊讓他們兩人獨處好好講一下,要不然她有些受不了木子洋每天拿著一張照片盯著看,還照三餐不停刷微博,這個行為都持續六七年了,從那個偶像練習生的節目他們四人分別被淘汰後一開始沒有太大的動作,後來越來越嚴重,契機好像是對方得了一個世界性質的攝影獎在全國大肆的報導,從那天起他便時常翻閱各種攝影比賽的官網,就像是把珍貴寶物丟失的小孩子般不甘心就這樣結束也不愿承認他找不著了。

「拍完照的可以先離開。」在邦邦拍完岳岳、卜凡、靈超後冷不防的說了一句,便把三人帶出了房間,只獨留兩人在裡面「我說,你們打算瞞到什麼時後?不打算跟我說嗎?」「小梅,你誤會,我們三個也是剛剛才認出來的」「真的、真的,別生氣。」「梅姐姐真的啦,我們都是剛剛發現的。」靈超嘟起嘴,有些委屈的樣子「那就好,大家先解散吧,讓他們兩個人聊聊。」三人聽了覺得挺有道理的便解散各自去做其他事了。

———————————————————————————
嗯…一個起勁就打了那麼多,最重要的部分還沒寫到,我我很傷心啊啊啊(´;ω;`)

大概還會拖個一章出來,我收回前言,我需要三章才能寫完。

話說大家有看第八期了嗎,我哭超久的,邦邦那邊我直接淚崩,阿,不行我光用想的都快哭了(´Д⊂ヽ

评论

热度(2)